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微信图片_20180531102019.jpg
5 月 27 日晚,上海交响乐团主厅,钢琴家李坚以 " 声若洪钟 " 般的力度奏响贝多芬 " 热情 " 奏鸣曲的最后三个和弦,随即爆发长时间掌声。" 这是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音乐会 " 上音钢琴系江晨教授评价。
一、原味贝多芬的新意境
作为贝多芬第五代传人霍索尔夫斯基 " 关门弟子 " 李坚的这一版 " 热情 " 奏鸣曲刷新并惊艳了爱乐者对这部经典作品的所有聆听经验与审美品趣。李坚以极其 " 理性 " 的处理对第一乐章进行了几乎颠覆性解构:引子中原本急促紧张的小二度三连音动机被延缓成中慢速的 " 邪恶 " 般冷笑,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对比效果。李坚对引子处理得极其冷静,甚至在一个突然出现的强音后,立刻回归极静。引子在三个部分引领音乐的发展,力度层层推进," 热情 " 主题由弱渐强,从背景走到面前,愈发坚定。第一乐章的态度在尾声前的三音动机音 " 亮明身份 ",钢琴家涵养了一个具有宏大史诗结构的奏鸣曲。第二乐章在一连串 " 浪漫 " 和声连接中演进、发展与变奏,达到心神和谐统一。令人期待的终曲乐章,以两个紧接骤升的减七和弦,开启了 " 无穷动 " 式的音乐动机,踏板的神秘变幻使得 " 混沌 " 音流和 " 惊雷 " 和弦此起彼伏,不断推进至结尾嘈切的密集音型而达到高潮,架构于三个乐章的张力在此刻爆发!李坚的这版 " 热情 " 不同于其他西方钢琴家的演绎,以极致的细致、对比、宏大,却没有一个多余动作,形成自成一派的演绎!
二、至纯至真的德奥经典盛宴
全场音乐会的曲目,以莫扎特《回旋曲》kv.511 开场,上半场核心舒伯特《即兴曲》D.899;下半场的舒曼《童年情景》(op.15)与贝多芬 " 热情 " 奏鸣曲 op.57,融汇古典乐派与浪漫主义德奥核心作曲家与代表作品,李坚的厚重音乐与内敛表现,经典再现德奥艺术品范。而这样的选曲,是当下钢琴独奏音乐会中并不常见的 " 纯粹 " 编排,亦是钢琴家功力的体现。
上半场两部作品几乎游走在梦境中。李坚的演奏,以 " 弱奏 " 见长,却在偌大的 1200 座上交音乐厅主厅内形成了与观众同呼吸的 " 声场效应 ",细微的乐音达致音乐厅角落。李坚说 " 进入舒伯特很难,一旦进入,很难出来 "。很显然,今晚的舒伯特,完全属于 " 李坚节奏和气息 ",每一次乐句的转折和刻意设计的逗留,都在丝丝入扣的转换中得到完满的解决和依靠。李坚的音乐有其独到之处:往往第一次主题就以弱奏,而在再现时演奏得更弱,令人屏住呼吸地产生疑惑 " 到底还能轻到如何?" 他对于细节的把握、和声的色彩变幻,甚至不放掉任何一个经过句。而《即兴曲》最后一曲两个饱满和弦(上半场少有出现的强奏),顿时把人拉回现实。
下半场《童年情景》,还是延续了上半场的音乐风格,缓缓地 " 讲述 " 故事。当整场音乐会进行到最耳熟能详的《梦幻曲》时,现场氛围达到了气场与声场的巅峰,每个人都从中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梦幻与诗意。李坚用其对钢琴的 " 诚 " 唤起了观众聆听的 " 真 ",一切恰到好处,自然天成。
微信图片_20180531102031.jpg
三、" 值回本 " 的加演享受
李坚在出色完成梦幻与现实的音乐会既定曲目后,在潮水般掌声中,加演了三首风格迥异的作品:带有墨西哥柔情的庞塞(Ponce)《间奏曲》(第一首)、炫技变幻的莫什科夫斯基《火花》(op.36 之 6)与贺绿汀《牧童短笛》,观众大呼 " 过瘾 "。
音乐会前,李坚在接受采访中以演奏《梦幻曲》举例来阐释 " 还音乐以自然 ",其中提到了浪漫大师霍洛维茨在 1985 年莫斯科音乐会时的经典场景。在今天的演出中,不仅让爱乐者领略到 " 自然不做作 " 的梦幻,也感受到霍老爷另一首保留曲目《火花》的灵动。音乐会以古典沉敛为基调,伏以浪漫品格,举手投足的洒脱释然流露出真音乐与真情感,不愧于 " 载入中国钢琴家音乐会史册 "。
中国钢琴百年经典之作《牧童短笛》以慢于往常的结尾,更缓、更清、更妙,李坚为此解释 " 这是为了还原竹笛吹奏的气口 "。牧童笛声娓娓道,借曾为新四军战士的贺老名作,以纪念 527 上海解放日。

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播音乐所发布的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删除 news@123aiyue.com

发新帖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