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a210fe974803b3afcfd08118dcb0b8c7.jpg
今年农历春节前,上海民族乐团将2016年惊艳亮相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式的“海上生民乐”音乐现场重新改编,在乐团首席客座指挥和荣誉艺术指导汤沐海先生和团长罗小慈女士的带领下开启了欧洲四国八城市的巡回演出,无数国内乐迷通过网络直播,见证了乐团海外所展现的海派民乐的非凡魅力。7月21日,汤沐海携手乐团的艺术家们,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将“海上生民乐”音乐会版首次呈献给国内观众。
8fe5159de9b0d97c6f96892bbba0f028.jpg
音乐会在笙与民族管弦乐《和鸣》中开场,分列于观众席中的三位笙演奏家引领舞台上的乐队策应跟随,古意盎然的主题在协和丰满的乐队织体中涌动,动力十足而又不乏节制。
6f03b70c98eaa2c1d07e87db526bbe6c.jpg
      大家猜猜另外两位笙演奏家在哪个位置?器乐组合与乐队《江南》中,富于歌唱性的乐句由笛子、琵琶和二胡三位演奏家进行表情丰富的变奏,乐队在其带动与推进下, 欢腾紧凑的尾声颇具传统江南丝竹快板段的灵动趣味;乐团弹拨声部所演奏的《冬虫夏草》中,明丽舒展的曲调亦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b0fe252a4c1a04daf18c824a2e5d0129.jpg
拉奏吹弹间我们仿佛置身于烟雨江南改编自《百鸟朝凤》的《凤舞》中,摇滚爵士的节奏型在乐队与唢呐的竞奏中亦令人血脉喷张。由团长罗小慈女士创作的《墨戏》,前段古筝长线条行腔中的细腻的韵尾游移与后段弹性十足的音色点染与张力伸缩,展示了演奏家创作民乐作品时,相较专业作曲家更为不拘一格的艺术想象。
153842c5515a503643a82fabd487a886.jpg
579ae8ed168ca4f1c5a8c9563e46bd37.jpg
乐中或生动矍铄,或抚琴戏墨琵琶、京胡与乐队《别姬》,则创造性地将描写“楚汉之争”的琵琶曲《十面埋伏》与京剧剧目《霸王别姬》的伴奏曲牌《夜深沉》连缀对峙,早在1938年,《十面埋伏》就已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由上海的国乐艺人奏响,而今在庞大的民族管弦乐队铺陈下,海派民乐历经百年沧桑的华丽转身怎不令人感慨万千!
801ca2add46bd2736a7cd31969c0bb2e.jpg
暂且将历史回溯整一个世纪前的上海,大同乐会开启了大型民族乐队编制探索的先河,1933年,由大同乐会三十二位国乐艺人组成的国乐队演奏,连缀了《月儿高》《霸王卸甲》《将军令》等中国传统音乐的《东方大乐》被送往美国的芝加哥世博会,以期在世界舞台上展现中国国乐“宏大周密”的文化理想。
而今的2018年,正是农历春节的海外巡演促成了“海上生民乐”音乐会版的面世,以气势恢宏的民族管弦乐队替代原音乐现场版的唯美舞台视觉与多媒体设计,更为注重乐队整体水准的展现。正如《东方大乐》所吸取的曲目均为彼时早期国乐中流传度颇高的作品,“海上生民乐”下半场以更加包容的姿态,将乐团前驻团作曲家姜莹的《丝绸之路》,赵季平的《卢沟晓月》、刘长远的《抒情变奏曲》第一乐章以及谭盾的《西北组曲》三、四乐章等新世纪以来迅速沉淀为民族管弦乐经典的作品加以整合。
32e5645b9f69d8b140ab923df5b70507.jpg
80dcc684ff84e067daa055a1c50c5469.jpg
最多的就是你应接不暇的精彩瞬间主流创作深受浪漫主义风格影响的当代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的舞台呈现中,指挥家对于作品的拿捏与处理居于至关重要的地位。指挥家汤沐海先生早以其诠释布鲁克纳、马勒等西方浪漫主义晚期作曲家作品的独到与纯正而蜚声国际,与柏林爱乐乐团等诸多欧陆顶级交响乐团的合作所积累的经验,使其棒下的音乐质地非凡。下半场的乐队作品中,无论是《丝绸之路》中清晰度极高的弹拨声部,还是《卢沟晓月》和《抒情变奏曲》中力度和情感对比近乎癫狂的弦乐、《西北组曲》中奔放而不失错落有致的声部对位,都得见汤沐海在民乐作品处理中极富想象力与创见的解读。
32e9e0f26a5dd4cf60801deee5a7072a.jpg
打击乐演奏家们“忘情”演绎异域风情音乐会尾声,《野蜂飞舞》改编的《蜂飞》和加演的上海民乐经典《花好月圆》所燃起音乐厅观众的狂热欢呼,似重现了乐团春节期间欧巡的火爆氛围。
09c1d6a6fb7b445ee90466427d898224.jpg
令欧洲观众拍案叫绝的《蜂飞》(欧洲巡演剧照)“海上生民乐”民乐艺术在上海,是具有强烈历史感的厚重话题。在过去的一百年中,无论是人才输送,还是作品创演,上海在整个中国民乐艺术的发展史中均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海上生民乐”可谓背靠传统,面向当代,一方面着眼于海派国乐优秀传统的深度再解读;另一方面,不拘泥于地方性传统,吸纳更为广泛的民乐作品,并力邀杰出指挥家进行个性化的打磨,凸显演乐团表演艺术上的强大优势。正如上海这座城市一般,“海上生民乐”正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和气度打造出一个力图不断超越地方性的当代民乐舞台艺术品牌,探索海派民乐艺术在当代更富历史感与时代性的表述方式。         
撰稿:彼埃罗

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播音乐所发布的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删除 news@123aiyue.com

发新帖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