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一卉能熏一室香的管弦之音

古有诗云:“天晴空翠满,五指拂云来。树树奇南结,家家茉莉开。”如今,这株清雅、幽香的茉莉花在初秋的北京绽放了。

2018年8月30日,上海爱乐乐团2018—2019音乐季开幕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在这场音乐会中世界首演了华人作曲家于京君创作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茉莉花主题变奏与赋格》。

这部作品是作曲家受上海爱乐乐团以及艺术总监张艺的委约,借鉴英国作曲家本杰明·布里顿《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的结构布局,采用中国听众耳熟能详的民歌《茉莉花》作为主题而创作的一首管弦乐作品。

在谈到创作初衷时,于京君说:“《茉莉花》在中国是人人皆知的民歌,同时又曾经被意大利伟大的作曲家普契尼引用到歌剧《图兰朵》的音乐中,因此运用这个主题进行音乐创作,能够在中西方的观众中产生共鸣。”同时,于先生也希望通过熟知的音乐语言向中国的青少年们普及管弦乐队的知识。

f68e2c847ad91287d339004644b385b5.jpg
e2111ef96ca69f4b7ec7ebddd693735a.jpg
一、经典情结
《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是作曲家以本杰明·布里顿的音乐《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的结构框架为基础创作而成。布里顿的作品创作于1946年,受英国教育部委托,为英国政府拍摄的科教纪录影片《管弦乐队的乐器》而创作的音乐,由于这部作品中布里顿引用了亨利·普赛尔戏剧音乐《摩尔人的复仇》中的主题进行变奏,因此该作品也被称为《普赛尔主题变奏与赋格》。时隔72年,华人作曲家于京君先生所创作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是在原作品的结构之上融入了独特的中国语言,使中国的青少年能够认识交响乐的同时,更加喜爱中国民族音乐。

实际上,这种在经典的音乐作品之上进行再创作的方式,已不是作曲家第一次尝试。于先生曾对勃拉姆斯《帕格尼尼主题变奏曲》进行再创作,完成《帕格尼尼交响变奏曲》。2012年由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出版的《小星星主题钢琴变奏曲集》也是作曲家采用家喻户晓的童谣《闪亮的小星星》为主题,通过一系列变奏、探索、阐释、找寻与演示发展音乐的可能性,旨在鼓励年轻的作曲者与钢琴演奏者提高创造性。

可以说,于京君对经典的音乐作品具有很深的情结,而这种“经典情结”也成就了“于氏风格”。经典之所谓经典,是因为无论从音乐内容、技术使用直至情感表达都是百里挑一、卓尔不凡,而作曲家敢于在经典的基础之上进行音乐创作,这不仅需要作曲家具有丰厚的音乐作品储备和扎实的音乐创作功底,同时更要具备磨而不磷的勇气以及别出心裁的创意。于京君做到了,他始终用创作践行着自己的理念,对“经典”是“致敬”亦或“挑战”都无妨,率真的于先生认为这样作曲才是更加有趣的事情。

d15fe7f28fa96376d3dcfa2d6b5bca42.jpg
16d3f9509bbdc587b452519b53df5a20.jpg
71df24b7fc80b6049568bd1f0ddde0b3.jpg
二、老话新说
由上海爱乐乐团首演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全曲17分钟,主题采用中国民歌《茉莉花》进行变奏与赋格曲创作,作品的整体结构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为乐队全奏主题《茉莉花》,然后各个乐器组分别演奏,顺序依次为木管、铜管、弦乐、竖琴以及打击乐。第二部分,乐队中的每件乐器分别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变奏,在这一部分中,作曲家巧妙地将中国许多民间曲调的节奏融入至《茉莉花》的旋律之中,直至引出赋格段落。第三部分是全曲的高潮,所有的乐器以轮奏的形式由高至低分别依次进入,所有材料在这里汇聚在一起,以璀璨、绚丽的音乐结束全曲。

《茉莉花》是中国传统的民歌,如何将其融入西洋管弦乐队之中,既能够恰到好处的呈现中国音乐风格又能够真正凸显每件乐器的特色,不让观众听觉乏累、审美疲劳,于先生充分展现出了其精巧的设计。在作品的第二部分,每件乐器按照管弦乐编制从木管、铜管、弦乐直至打击乐的顺序都做一次变奏。

在乐器进行单独变奏时,作曲家将云南民歌《猜调》、福建民歌《风吹竹叶》、《采茶扑蝶》、安徽民歌《凤阳花鼓》等多首民间曲调的节奏和一些特质与茉莉花的旋律相互融合,形成了新的“仿作式变奏”。这样不仅体现出变奏的特点,避免了旋律过分单调,同时又使得音响始终保持新鲜度,音乐清耳悦心,充分体现出了作曲家别具一格的音乐创意。
2f1bb5b41240d83d4701b77d09171c9d.jpg
ce4fda71339d084e3bdbfc1be2ac92b2.jpg
e4079dd12fdacf1802a939f1a5217fa4.jpg
f91aaae51e7a825a4c6ff579dab04e79.jpg
三、中西合璧
纵观当下中国音乐创作,作曲家们都在探索中国文化的弘扬,试图拉近中国音乐与世界音乐之间的关系,最为广泛的做法是在创作中对中国传统音乐元素进行分析与提炼,鲜有原始素材的痕迹从而进行全新的音乐创作。而于京君恰恰毫不避讳地在乐曲的一开始便以乐队全奏演奏出民歌《茉莉花》的旋律,清晰明了的展现其创作意图。然而,在这首作品中作曲家又是如何体现其中西合璧的呢?

笔者认为,其一,主题的选择。在中国《茉莉花》有多个流传版本,除了大家熟知的江苏、河北《茉莉花》,在东北、山西、陕西等多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茉莉花曲调,在《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中,于京君选择了英国人约翰·巴罗在1804年记载于《中国旅行记》中的版本,这个版本不仅在中国广为流传,同时还被意大利杰出作曲家普契尼运用至其生前的最后一部歌剧《图兰朵》之中,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家喻户晓,实为中西合璧。其二、语言的运用。作品中除了中国民歌与茉莉花主题相结合之外,作曲家还设计了维瓦尔第以及巴赫经典作品中的主题与茉莉花主题相结合,时而以旋律的方式融为一体,时而以对位的方式交相呼应,听觉效果毫无违和感,实为中西合璧。其三、细节的把握。在该作品的赋格段中,作曲家保留了原作品中赋格的结构意义,但由于音乐的民族化语言,使得赋格段并非严格的对位形式,因此作曲家称之为“准赋格段”。传统赋格曲的结构与五声性的音乐相结合,实为中西合璧。

这部管弦乐以其优美悦耳的旋律征服了听众,作品以经典结构为载体,传统音乐为媒介,经过作曲家交响化的演绎,带给了大家难以忘怀的视听盛宴。作曲家能够将中国传统音乐运用的如此游刃有余,得益于其年少时就对中国的戏曲与民间音乐颇为喜爱,并且进行长期深刻的分析与研究。另一方面,作曲家在国外学习、生活多年,具备丰厚而扎实的作曲功底以及无限的创作热情,才让我们今天可以听到如此佳作。乐曲首演之后,笔者走出大剧院,长安街虽然依旧车水马龙,但在繁星闪烁的天际下,仿佛那轻俗动人的茉莉悄然盛开在你的身旁,轻轻静静地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久久难忘。

26d3f520f4c7934ab4d782772da01a58.jpg
d9904309e600fb2ada0cb51fe174172e.jpg
作者 吴京津
摄影 韩军
b3070b704d2245fbf7a6877560c29d38.jpg
上海爱乐乐团

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播音乐所发布的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删除 news@123aiyue.com

发新帖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